<menuitem id="olnzv"></menuitem><menuitem id="olnzv"><dfn id="olnzv"></dfn></menuitem>
  • <nobr id="olnzv"></nobr>

    <track id="olnzv"><nobr id="olnzv"></nobr></track>
    <tbody id="olnzv"><nobr id="olnzv"></nobr></tbody>
    1. 首頁  > 鄉喜新聞 > 媒體報道 > 正文

      【行進中國精彩故事】“泥腿”教授張承林

      2016-06-30 15:05:04

      842295382.jpg

      今天,在我們所有的語文課本上都堂而皇之地將“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當做啟蒙教育的時候,卻很少有人能真正體會“誰知盤中餐,粒粒皆幸苦”的艱辛。而張承林,作為華南農業大學的一位教授,一位僅僅需要“紙上談兵”的學者,卻俯下身子,挽起褲腿,把青春與熱情播撒在廣袤的田野里。
       
       
       
       
       
       
       
       
       
       
       
       
       
       
       
       
       
      的故事書
       
      在張承林身上記者確實無法找到能讓人瞠目結舌,拍案叫絕的故事,甚至是哪怕一個小小的能讓記者發揮所有想象去創造故事的引子,他就如同每天承載著我們的土地一樣,黝黑的面龐,敦實的胸膛,無比的樸素。記者突然發現張承林事實上就是一本沒有故事的故事書,而讀取這本故事書的方式也許不是簡單的坐而論道,而是需要隨著他行進的腳步,在行走中尋找故事的影子。一個春寒料峭的早晨,記者跟隨張承林來到了云南省賓川縣。
      “賓川是個水果大縣,甚至可以說是‘水果之鄉’這里的葡萄有18萬畝之多。”張承林向記者介紹道,“你想象一下,在這18萬畝葡萄地上全部使用滴灌設施是多么壯觀的場面,如果都做好了是對中國農業未來發展多么大的貢獻。”所以在賓川縣記者看到的是大片葡萄田中掩映的一排排滴灌管道,高聳的葡萄架上則是一篷篷白色的現代大棚,而那大棚下面則是翠綠的葡萄樹以及在青翠欲滴的葉子下嬌羞的紅色果實。就在記者為眼前壯觀的景色震撼時,張承林卻皺起了眉頭。
       
      “這個滴灌的管道鋪設有問題啊。”張承林拉住葡萄田的主人說道,“你怎么鋪設了四條管子,兩條就是夠用的啊。你帶我去看看你的抽水泵。”這突如其來的疑問讓葡萄田的主人有點錯愕,訥訥地帶著我們來到了抽水的池塘邊。“你看,果然是抽水泵的問題吧!”張承林在水塘邊說道,“你這個水泵埋得這么深,吸上來的不都是泥沙么?管子都堵了,滴灌量不夠,你自然要加管子。”張承林說著便卷起褲腿走下池塘,將抽水泵撈了起來,指著水泵對農田主人說:“你看,這水泵都是泥,抽水的水壓不夠,水抽不上來,你滴灌量就不夠了。”
       
      類似的“鏡頭”還有很多,無論是親自幫農民設計滴灌管道,還是在地里幫農民檢查葡萄長勢。張承林在這一刻所表現出的形象似乎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老農民。所謂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這個不善言辭的專家一再用行動告訴別人,他的故事不是言語構成而是行動寫就。
       
       
       
       
       
       
       
       
       
       
       
       
       
       
      的大學教授
       
      在記者的印象中,大學教授往往應該是站在一個大型的階梯教室里,面對著黑壓壓的學生,海闊天空地教授著一大堆詰屈聱牙的理論。但是現在看來,張承林這個大學教授卻是有點“不務正業”。
       
      幫助全國各地農民建立滴灌設施,主持建立了40多個全國性的水肥一體化示范點,舉辦各類水肥一體化培訓達幾百場,這都是張承林這個大學教授所干的事情。誠然,他并沒有忘記自己是一個大學老師,教出來的學生也都奮戰在各地推廣水肥一體化的前沿,但是當他面對農民時,記者看到張承林所做的準備不亞于任何一次面對大學生的課堂,甚至在一些方面有過之而無不及。
       
      “農民跟大學生相比是存在一定差距的,他們可能文化程度,對于理論的接受程度都不高,所以我講課必須通俗易懂。”張承林向記者說出了他的想法,“你不可能去通過理論給農民證明技術,也沒有辦法給農民講解什么過于抽象的東西。你得實實在在講一些在實際種植過程中用得到的東西,農民才愿意聽,才會接受。”正是秉承著這個觀念,張承林才在每一次講課前非常認真地備課,不僅排查PPT中的每一個細節,而且在針對不同的課程還設計不同的教具。最為典型的是,張承林針對滴灌管道的壓力問題自己設計了一個小型的可控制壓力的實驗用具,通過籃球和壓力表來控制壓力從而測試在不同壓力下滴灌量的大小。在培訓現場,記者看到很多農民對張承林設計的教具十分感興趣,紛紛表示通過這個教具才真正明白了壓力在滴灌中的作用。
       
      如果說為農民講課還算是一個教師的本職工作的話,張承林最為“不務正業”的一點就是在全國各地建立了“加肥站”。“加肥站”這個名字從字面上看是不難理解的,無非就是肥不夠了加肥的地方。但是農資店不就是“加肥”的地方么,怎么還多此一舉的搞出一個加肥站?張承林向記者解釋了這個概念:“加肥站其實是在給農民加液體肥的。我們就像加油站標出油價標出油的標號一樣,標出今日的肥價,今日的肥料品種。這樣在水肥一體化比較發達的地區就可以使農民便利的用肥,從而節省農民的人工成本。”也正是這樣一個創新概念的提出,讓眾多水肥一體化發展程度較高地區的農民得到了實惠。在云南賓川,記者看到在縣城周圍,村子里外都有加肥站的影子,農民朋友拎著特制的肥料桶往來加肥,絡繹不絕。許多農民對記者說,加肥站明碼標價種類齊全,而且在加肥站還有很多專業的農技師來幫助自己選購肥料,完全不用擔心上當受騙,大家都很信任。張承林就是這么一個“不務正業”的大學教授,也正是因為他的不務正業,很多農民才能真正得到實惠,也正是因為他的“不務正業”,水肥一體化的科學施肥方式才更廣泛的推廣到了全國各地??梢哉f,張承林的“不務正業”正是中國發展現代農業的正能量。
       
      記者
       
       
      有話說
       
       
      張承林只是奮戰在中國農業技術發展前沿眾多專家中的一個代表,也許很多專家的名字我們一輩子也不可能聽到,但是正是因為這些扎根一線,心系農民的專家、學者,我們的農業才充滿生機。中國農業需要理論的支撐,但是更需要更多像張承林這樣的“泥腿教授”,把根深深扎進土地。
       


      <menuitem id="olnzv"></menuitem><menuitem id="olnzv"><dfn id="olnzv"></dfn></menuitem>
    2. <nobr id="olnzv"></nobr>

      <track id="olnzv"><nobr id="olnzv"></nobr></track>
      <tbody id="olnzv"><nobr id="olnzv"></nobr></tbody>
      1. 乳头变大